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39
    此为防盗章(购买超过50%即可立即观看, 未超过需等24小时)  她想要息影这个事情,完全没有跟任何人商量, 就突然之间作出的决定。只是在上台前给陈希发了条信息说她做了个重要的决定,也没管陈希问什么决定就自顾地把手机关了。

    这会网上已经乱成一锅粥一样,也拜唐沐所赐, 这一届的金牛奖空前绝后的成为了历届以来最具有爆点的一届。

    在唐沐宣布息影的那一幕播放率蹭蹭的往上升。

    连带着在网络上的播放量都达到了前所未来的高度。

    唐沐微微抬了抬眼皮看着面前一直说话不带停歇的陈希, 默默的摇下车窗, 眺望了下五月里最明亮最闪烁的星空。

    如果她没能重生, 现在大概应该是那满天星之中的一颗吧。

    捂了捂有些发疼的心口,微风吹拂, 唐沐收回落在那处的目光,沉吟的看着一直激动着的陈希,她微抬了下手腕。

    陈希停顿下来,看着她。

    唐沐直视陈希的眼睛,“抱歉,这个事情没有提前跟你商量,但这是我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陈希静静的看着唐沐,长叹一口气。

    良久过后把自己手里拿着的手机递给了唐沐,你看看网上现在都把你说成什么样了吧。

    唐沐眼眸微敛,接过她手中的手机, 其实不用怎么思考大概便能猜到网友们会说些什么,果不其然一点进去, 唐沐前几天发的最新一条的微博底下, 原本只是三万多的评论, 这会已经突破十万了。

    言论一直都是两边倒的状态,有好也有坏。

    中考的小仙女:为什么??啊啊啊,唐沐你不是刚拿下第二座影后的奖杯吗,还这么年轻干嘛要息影???

    处在风雨中的我:唐沐今晚的那段话一出来,真的吓到我了,为什么这么突然之间宣布息影???

    娱乐八卦:据说是唐沐准备要嫁人了是吗,要准备相夫教子了23333。

    良药苦口:虽然不清楚唐沐为什么宣布息影,但看唐沐最后在那里说的那句话,我表示不管她做什么,都支持。

    我是一只可爱的貔貅:支持唐沐,至于那些键盘侠说的话,请忽略,难道人还不能追求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了??年轻息影怎么了,国家规定不可以了吗?!

    ......

    网上的言论还在愈演愈烈,唐沐轻瞌下眼眸,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把手机递给陈希,看着她道:“先送我回家吧。”

    陈希无奈的应下,对于唐沐,两人既是同学也是朋友,更是工作上的伙伴,虽然她现在确实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宣布息影,但也只能是随她去了。

    她这会主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应该那些趁虚而入的言论以及紧追不舍的记者的访问了。

    陈希摆了摆手,朝司机说了一声后,便对唐沐直言:“那这几天你先安心呆在家里,别出门了。”

    唐沐笑了笑应下:“好。”

    ******

    走到玄关处把墙边的开关打开后,原本昏暗的房子,瞬间变得通明透亮。

    唐沐随意踢掉自己脚上穿了一晚上的高跟鞋,走到一旁的酥软沙发上躺下,抬眸眨了眨眼看着白净的天花板。

    偶尔因为风声吹拂飘动了下的灯光暗影,有些刺眼的闪过眼眸。

    唐沐闭着眼回想着这一切,真的就像是做梦一样,她完全没有想到如此诡异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在外面装的再淡定,一旦回到了自己的家,自己唯一可以依偎依赖的地方,再坚强的人都会变得莫名的脆弱。

    眼角滑过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在宁静的夜里,泪珠滴落到沙发里处也完全没有半点声息。

    双手捂着脸无声的哭了好一会,唐沐随意扔在一旁的手机欢乐的唱起歌来。

    她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收拾了下自己的情绪接通电话:“哥。”

    唐青在母亲喋喋不休的说话声中走到一侧给自己的妹妹打电话,一听到她的声音他便蹙眉:“哭了?”

    唐沐低恩了一声:“你不会怪我吧?”

    唐青轻笑,语气带着丝宠溺:“说什么傻话呢,你是我亲妹妹,无论你做什么决定家里都支持你。”

    你是我们唐家的小公主。

    唐沐轻恩,“谢谢哥。”

    唐青顿了顿,低声安抚了几句,倒是没忘记自己母亲的嘱咐,“你怎么突然之间想要息影了?”

    “恩,这个可以保持沉默吗?”

    “当然可以。”唐青笑答,听着家里的电视还在播放着唐沐刚刚在颁奖典礼说的那番话,他顿了顿轻声问了句:“你在颁奖典礼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家里正播放的电视里正好传出唐沐在颁奖典礼时言简意赅的说出的两个字:息影。

    主持人震惊之余,还不忘拿着话筒询问:为什么?

    唐沐弯了弯唇角,眉眼里眼眸里溢出光的色彩,她拿着奖杯的手握紧又松开,轻吁一口气笑着:其实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个问题,但现在主持人问了,我想也确实是该想一想了,息影只是为了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主持人强撑着自己强大的心脏,继续问:例如呢?

    唐沐勾着唇角,潋滟一笑:例如去追求下自己之前一直忽视的东西,去弥补一下之前的遗憾。谢谢。

    主持人也识趣的知道唐沐不愿意多说,当唐沐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无数人的脑海里都在思考,她是想要去弥补什么遗憾呢?!

    唐青跟家里的父母也不例如。

    印象中,从小到大唐沐并没有什么值得遗憾或者后悔的事情,唯一让唐沐后悔的可能是一出生便被家里人定下了一门婚约。

    但到至今为止,据唐青所知,唐沐跟她的未婚夫完全毫无交流,甚至两人都从未谋面。

    唐沐半眯着眼狡黠的笑着问:“哪句话?”

    唐青啧了一声,也知道这是唐沐不愿意说,故意装傻,想了想也没什么好知道的,他顿了顿,提醒道:“要是在外面不舒服就回家住吧。”

    唐沐轻恩点头:“好。”

    ******

    挂断电话后,唐沐走进浴室洗漱过后,没再去管网上那些的言论,反而坐在了电脑面前百度,A大建筑系副教授苏清澈。

    苏清澈的照片不多,生活照只有上课或行走在学校时候被学生偷拍的侧脸,除此之外便是参加活动的正装照片,站在人群中,可你一眼便能看到。

    次日,唐沐大早上的便自己开车回家,吓得早起锻炼的唐母一大跳,看着自家女儿的装扮,真是全副武装的有些可怕。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唐沐低恩一声,指了指身后的房子,压低声音小心翼翼问自己的母亲:“妈,我爸跟我哥呢?”

    唐母挑了挑眉看着自己的女儿,“还在睡觉,你怎么这么早自己回来了?”不是一贯爱睡懒觉的吗?!

    唐沐拉着唐母走到一侧的小花园里,悄声:“问你一个事情行吗?”

    唐母一脸诧异:“好啊。”

    唐沐绞了绞自己的手指,一脸想问又不好意思问的表情逗得唐母直乐,“说吧,想问什么。”

    唐沐一跺脚,想着算了,早死晚死都是死,一开口便是一溜的问题:“你有没有我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未婚夫的照片啊,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吗......”一段话说完后,唐母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她。

    许久过后,唐母终于回神,慢慢的消化了下唐沐的问话,围着自己女儿转了一圈后,点了点头一脸满意:“所以你现在是想要见你那未婚夫?”

    唐沐乖巧一脸谄媚的点头,抱着唐母的手臂撒娇:“哎呀,妈妈你知不知道?”

    唐母一脸傲娇,“当然知道。”

    在唐沐死活缠着之下,不到早饭时间她就成功的从唐母手中拿到了电话,以及苏清澈的住址门牌号。

    唐沐欢乐的给唐母一个大大的拥抱,看的周围坐下的两个唐家大男子一阵鸡皮疙瘩渐起,她傲娇又开心的拿着东西跑了。

    唐母看着她的背影直摇头,未免也太心急了吧?还没吃早餐呢。

    唐沐一路心情极好的看着手机上面存着的号码以及住宅地址,连带着有些拥堵的车流,都不能影响她这会的美好心情。

    唐沐笑的一脸明媚,与她往日里塑造的高冷形象完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在保安室认证了半天,唐沐甚至搬出了唐母帮忙跟保安对话,才被放置进入到苏清澈居住的公寓楼下。

    她脚步轻缓,直到走到要找的门口面前,她才略微的有些紧张,手心已经在冒汗了,唐沐正打算按门铃,面前一直紧闭着的门在此时此刻瞬间被打开了。

    面前是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黑色西裤熨烫的格外平整,袖口的袖扣闪闪发亮,里头的白色衬衫扣子扣的格外严谨又整齐......唐沐的目光从下往上一路看上去。

    在与他对视的目光中。

    她略微紧张的舔了舔唇,红着脸看着眼前衣冠楚楚的人,半哑着声音介绍:未婚夫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你的未婚妻唐沐。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眼神,苏清澈还没来得及回答。

    眼前的唐沐便继续着她可怜的语气道:“虽然我上次是买了食物,可是我不会做啊,如果你担心我蹭饭次数太多了的话,我不介意你去我家蹭,只不过饭菜还是需要你煮。”

    苏清澈:“......”满是无言,所以唐沐是赖上自己了吗?还有什么叫自己介意她蹭饭次数多的话可以去她家蹭,但是饭菜还是需要自己做?!

    唐沐双手合十,完全一副小孩子撒娇的模样可怜兮兮的看着苏清澈。

    苏清澈顿了顿片刻,“中午可以,晚上我不在家。”

    “那你晚上去哪里?”说完,唐沐便意识在自己反应貌似太大了,她轻咳了声道:“我就是随便问问。”

    苏清澈拧眉,“回家一趟。”

    唐沐瞬间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她噢了一声,转眼便扬着笑:“那我明天中午过来蹭饭。”说完,她又顿了顿,转头眨了眨眼看向苏清澈:“那早上可以吗?”

    最后的最后,唐沐是被苏清澈移开了自己的双脚,然后当着她的面把门关上的。

    唐沐站在大门紧闭着的门口,狠狠的跺了跺脚,她不过就是想再蹭个早餐而已,有必要把拎小鸡一样把自己拎开,然后把门关上吗?!

    过分!

    碎碎念了几句,唐沐垂头丧气的转身回到自己的家门口,开门进门关门完全一气呵成。

    像是要赌气做给谁看的一样。

    苏清澈揉了揉眉心,听着门口的脚步声走远,再听着对面的关门声,他微叹一声。

    他对唐沐好像太过纵容了。

    只可惜,有时候却好像是无可抑制的会对唐沐无意识的纵容。

    他安慰自己,或许是因为唐沐有从小便被定下来的未婚妻的身份顶着吧,不然依他的性格,不会对一位女生如此纵容。

    答应了她跟自己一起回家后,苏清澈便跟领导说了一声,岔开了一起回市的时间。

    把飞机的时间改签到了晚一个小时后的时间。

    房内没有开灯,只有窗外淡淡的月色透过阳光没有拉上的窗帘洒了进来,地面有一片的光亮。

    苏清澈仰头坐在沙发上思索了几秒,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原因。

    他微叹口气,起身让自己忙碌起来,至于对面的唐沐,走一步算一步。

    ******

    唐沐一进家门便把鞋子一踢,身子一瘫,软在了沙发上。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飞机,虽然不久,但全身腰酸背痛的让她有些难受。

    刚一躺下后,唐沐才发现,苏清澈的衣服还稳稳妥妥的披在自己的肩膀上。

    她转了个身子拿起衣服,轻微的嗅了嗅,西装外套上有一股淡淡的气息,是苏清澈身上的味道。

    唐沐就着现在趴在沙发上的姿势,低低的笑出声来。

    苏清澈对于她,现在就好像是一个她要打持久战一样的人,虽然偶尔苏清澈对唐沐有些纵容,但其实有时候唐沐一靠近他却还是跟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唐沐思索了半响,脑海里一个庞大的计划行程。

    她就不相信,苏清澈对她这么一个娇俏可人的未婚妻真的无动于衷。

    站在镜子面前拍了拍自己的双颊,托腮带笑,粉嫩的双颊,满满的胶原蛋白很是年轻。

    她垂眸看了眼,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要不就美人计??

    想了会,唐沐连忙把这个计划从自己脑海里移开,她完全没有任何经验,怎么美人计!

    想了一会,唐沐默默的拿起一旁的手机,给唐青发了条消息:请问男人都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那头回的很快:漂亮的女人。

    唐沐都忍不住想要跑回家揍她哥了,这算是什么鬼回答?!

    唐沐继续:请回答正经一点好吗?

    唐青:嗯,我喜欢漂亮的女人。

    唐沐:......再见。

    收起手机后,唐沐趴在沙发上叹气,问她哥肯定是不正经的答案,但是她身边除了她哥可以问,还真是没有其他的男同事或者男同学可以询问的。

    她拿起手机在她们三人的群里发了个问了句。

    陈希回的很快:直接问苏清澈。

    唐沐:......

    许乐:楼上+1。

    唐沐:......

    不过她转了转眼眸,既然两个人都这么说了,是不是真的直接问苏清澈会比较好?

    但转念想了想,苏清澈对自己的态度,她觉得还是算了吧。

    至少现在还不适合问苏清澈这种问题。

    缓一缓再说。

    一夜无眠,唐沐从早上便哼着小曲在房间内四处走动了。

    床上铺着一大堆的衣服,完全散开。

    各式各样,吊带、开叉长裙、白衬衫、无袖短裙......五颜六色的铺满了整个房间,唐沐细心的挑了半天,也没纠结出来到底穿哪一套出门去对面。

    最后她终究是选了一条不太暴露的无袖裙出门,化了个淡妆走到对面按门铃。

    门铃响起时,苏清澈刚从外面跑步回家,满身大汗。

    他思索了半响,还是走到门口把门打开,看着面前笑意盈盈的唐沐。

    唐沐抬眸看着他,“你刚跑步去了?”

    苏清澈低恩,“进来吧。”

    唐沐面色绯红,看着还滴着汗的苏清澈,莫名的觉得一股扑面而来的男性荷尔蒙在萦绕在自己身边,她弯了弯唇角看着他,“明天还去吗?”

    “嗯?”

    唐沐继续道:“我意思是你明天还要去跑步吗,我也想运动运动......要不跟你一起?”

    苏清澈:“......”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曾经看到过唐沐的一篇采访,唐沐自己说最讨厌的事情便是早起,从来不做的事情便是运动。

    他垂眸看着她,眼中流转的思绪无人能懂,“嗯,随意。”

    唐沐眼眸一亮,“那你明天记得叫我。”

    苏清澈低咳一声,“我早上六点出门。”意思很明显,不会叫你,你能起来就一起。

    唐沐瘪了瘪嘴,叹了口气:“好吧。”

    苏清澈嗯了声,侧身让唐沐进门后把门关上,“你先坐会。”

    看着苏清澈走进房间,然后把房门关上后,唐沐眼眸转了转,随意的找了个沙发坐下,至于苏清澈大概是洗澡去了。

    等苏清澈擦拭着湿漉的头发出来时,把毛巾放置在一旁看向她,“想吃什么?”

    唐沐眉眼弯弯:“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倚靠在厨房门口看着苏清澈熟练的煎蛋,坐早餐。

    唐沐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怎么可以有人连站在厨房里都这么好看,一举一动都那么的吸引她。

    简直是无法自拔了。

    ......

    饭桌上,唐沐看着苏清澈问:“你怎么这么会做饭?”

    据她所知,苏清澈可是苏爷爷老来得子的最小的一位儿子,应该是得拿在手心里捧着的不是吗?怎么生活技能如此的高超......

    苏清澈瞥了她一眼,端起旁边的咖啡抿了一口,“在国外的时候吃不习惯。”

    唐沐低噢一声,安静的吃着面前的食物。

    不知为何,莫名的有些心疼苏清澈。

    早餐过后,唐沐抢着去洗碗,只不过听着一个一个碗“砰砰”碎裂的声音,苏清澈强忍着一丝的怒气,把人从厨房拧到了客厅。

    唐沐揉了揉自己刚刚被苏清澈捏疼了的手臂,站在厨房门口小声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只是手滑而已,她保证。

    明明之前也在家洗过碗,也不至于会摔碎啊,一定是因为刚刚苏清澈一直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她过于紧张才会这个样子。

    苏清澈没理她,把碗洗净后拿着一旁的纸巾擦拭着布满水珠的双手。

    慢条斯理的,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干净,唐沐在一旁看的眼都直了,怎么会有人的手好看到这种程度,连一只手看上去都那么的赏心悦目。

    拿粉笔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肯定也特别的好看。

    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苏清澈刚把手上的水渍擦干后,一抬眸便看见唐沐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这双手。

    他敛眸轻咳了一声,“出去吧。”

    唐沐噢了一下回神,快速的往外面走着,真是丢人,她已经不止一次看着苏清澈的手出神了。

    苏清澈上午要出门,而唐沐自然而然的被赶出了他家。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