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完本感言
    钜子完本了,嗯,怅然若失。

    首先得感谢一下我的责编,虎牙女士。

    这本书不怎么正统,能被签约,并在新书期获得挺不错的推荐位支撑,是钜子能走到今天的最主要原因。

    然后是书友们。

    很庆幸有你们,虽然只是一百多两百人,但写书这几年,你们的支撑是我感受到过最热烈,也最诚挚的。

    第三,得小小佩服一下自己。

    作为第一本百万字以上,能把一本演义体写到小两百万字,而且没有偏离大纲,几乎没有注水,实在是可喜可贺。

    惯例总结下最后一章。

    放在很多书里,这一章可能能写挺多东西,但我觉得吧,现在的东西大家都熟悉,写多了没油没盐,自己也没什么滋味,就用本纪的模式把它顺下来了,既是交代,在我看来也是个合适的结局。

    这种模式的工业革命是新中国赖以强大的法宝,自上而下,自我改革,跳开了贵族和地主阶级的束缚,给与了社会最大的平顺。

    我喜欢这种模式,尤其是相较于西方那种每一根羊毛都渗着血的贪婪革命,更喜欢这种理想革命。

    但我会反思,新中国的理想革命之所以会成功,很大程度上是依赖于一个时代的觉悟,或者说新旧文化与制度冲击中的茫然无措。

    而在大秦,处在这种状态的只有李恪一个人,他为什么能把事情做得彻底?

    这个问题的思考结果就是尾声。

    整本书回到了最初的梦想,李恪栽下了一棵嫩芽,根很深,却注定命途多舛,带给了华夏不一样的生气。

    作为一本穿越正史,我的个人审美觉得这样的波折刚刚好,不知你们会否喜欢。

    话不言多,大秦钜子正式完结。下一本书战于海上,会比钜子轻松得多,所追求的也简单得多。

    嗯嗯嗯,写一本政治文真的耗干心力,我需要养一养,等有了不一样的感悟,说不定会再开一本国史。

    最后,打滚求诸位去新书看看,《重生日不落当海盗》,我觉得写得挺好哒,会是一本值得留在书架里,每天把票票投给我的好书~

    至此,暗夜拾荒,于正午。

    
提示: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如出不出来,请刷新!